移动版

主页 > 电子游艺 >

媒体评上海亿元历史建筑遭拆建:改造程序存灰色地带

[摘要]“888号哪里来这么大的魄力?你看看他附近的其他洋房就懂了。”娄成浩认为,是周围业主持续不断、不被打扰的改建,给了888号业主“大改”的勇气,“因为周围邻居改了都没事,他就不怕了。

自动播放

静安:保护建筑老洋房被拆建新楼 施工半年未受制止

正在加载...  

巨鹿路888号,这几天再一次成为上海滩的“热搜词”。它上一次刷屏,还是2015年年初。上海一家房地产中介高调宣布,317平方米的巨鹿路888号老洋房以8380万元成交易主,成为当年沪上的单价楼王。

时隔两年,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巨鹿路888号洋房,成了众矢之的。6月8日,中国青年报·记者在这栋洋房门外看到,院门被一个老式铁锁紧锁,从门缝里望去,整栋建筑已被绿色网布遮蔽。

据上海石库门文化研究中心专家娄成浩提供的、从建筑后方高处拍摄的照片来看,这栋建筑早已从老式砖混结构,变成了一个“钢筋亭子状”物体,原本古朴的样貌尽失。

改建自己斥资近亿元购入的房产,有什么不可以?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,与巨鹿路888号齐名的巨鹿路洋房区,总共有12栋洋房,均为上海市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。业主所做的,不仅仅是拆改自家的别墅,而是已经改变了一栋“历史建筑”,违反了《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》。

该条例规定:擅自拆除优秀历史建筑的,由市房屋土地管理部门或者区、县房屋土地管理部门责令其限期改正或者恢复原状,并可以处该优秀历史建筑重置价3~5倍的罚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并不是个案。2016年,类似的事件还发生在上海市虹口区的一处老式石库门建筑身上,当时这片位于四川北路繁华区域的建筑正面临“强拆”。另外,在巨鹿路888号洋房周围,改建优秀历史建筑的行为也比比皆是。

巨鹿路曾是上海滩的经典

巨鹿路位于上海市静安区,是一条集洋房咖啡馆、洋装小店、网红点心店等于一体的上海小资一条街。这里距离上海最繁华的淮海路商圈仅数百米之遥。巨鹿路洋房是这片地区、也是整个上海滩的经典。

匈牙利人拉斯洛·邬达克是巨鹿路洋房的设计者。

娄成浩从《邬达克的家》一书中,查询到邬达克在克利洋行工作期间设计了巨籁达路(今巨鹿路)万国储蓄会共22幢别墅,有历史照片和他的手稿。如今,当时的22幢洋房仅存12幢。

888号隔壁886号的业主梁先生,是一名早年移民海外的上海“老克勒”。相比于888号的“大动干戈”,886号保留了邬达克设计的原始风貌。“我一点也没有动,这间房子里的很多钉子,都是当年邬达克亲自钉上去的。”梁先生是一名古董商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上海市中心存留的老式建筑中,邬达克设计的“产品”具有标志性意义。比如,国际饭店、大光明电影院、怡和大楼、亚细亚大楼等,均出自邬达克之手。而巨鹿路洋房,是他在上海设计的第一批建筑。

大动干戈的改造是否应被监管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对巨鹿路全部12栋洋房进行仔细对比发现,除了巨鹿路886号洋房几乎未做装修、保留原样外,其余11栋洋房几乎全部“动过”。只不过,其他业主没有像888号业主那样“几乎拆了整栋建筑”。

有的业主贴着洋房建起了车库、阳光房,有的业主在洋房的外立面贴上了高档墙砖,有的业主为了使洋房看起来与自己新建的喷泉协调一致,给洋房换了个颜色。

但这些“小改小动”,均未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和监督。有的业主出于“隐私”考虑,在院墙外拦上一排高高的、密密的绿植,外人很难知晓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。与此同时,一些“小改小动”并不容易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。

娄成浩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“不动外表”只是我国对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的“最低标准”,“一些层级更高的建筑,连里面的主要装修都不能动,包括楼梯、壁炉、窗框等。”

在附近工作的王姓保安看来,这一次,888号被关注主要是“动静太大”。王姓保安在这一片区工作了五六年,他告诉记者,巨鹿路这一排洋房从来没有停止过“修修补补”,业主们东补一块,西搭一块,“早就习惯了”。

而888号从正式开工至今,据他观察,“至少半年多了”。绿色的防尘布一遮,隔三差五就叮叮当当响一圈,这位保安说,从没见有关部门来检查过,“这次做得太难看了,记者、电视台的都来过了”。